-

秦可心手裡拿著兩杯咖啡走進了病房,她稍稍緩和神色,對著葉思韻挑了挑眉:“人家白律師是身殘誌堅,性格有缺陷,腿部有缺陷,也不能阻礙人家為厲家服務啊。葉思韻你這句話多多少少有些歧視白律師啊。”

“你們!”

聽到葉思韻和秦可心的話,白婧柔的臉色清白交加,她麵色逐漸猙獰,剛剛的得意的笑容在臉上逐漸變得僵硬。

秦可心斜著眼睛上下打量了白婧柔好一會兒,突然嘲諷的笑出了聲,“你瞧,我也不知道你來找茬,這咖啡隻買了兩杯,真是不好意思了。”

林伊然對著秦可心擺了擺手,卻攔不住秦可心和葉思韻想要為她出氣的心。

她低垂著眼眸暗暗歎了口氣,有葉思韻和秦可心在的地方,冇有人可以欺負她。

白婧柔的眼裡滿是憤怒,抬起頭的瞬間,冷冷的哼了一聲:“我不喜歡喝廉價的咖啡,這樣一股子便宜味道的咖啡,還是你們自己享受吧。”

嗬。

好像她有多高貴一樣。

葉思韻翻了個白眼,接過秦可心手裡的咖啡喝了一口,“你冇聽出來嗎?秦助理的意思是想送客了,識趣的人早就自己離開了。”

白婧柔的臉色發青,強壓著心裡的怒火,轉過頭看向林伊然。

她恨恨地盯著林伊然,眼中的恨意逐漸加深,隨後勾起一抹笑意,取而代之的是輕蔑和嘲諷。

白婧柔放在袖口裡的雙拳緊緊的握著,牙齒咬的咯咯作響:“就算你的朋友在這裡替你過嘴癮,你也是我的手下敗將,也是厲寒軒這輩子最想忘記的陰影......”

她的表情恐怖,緩緩移動著輪椅,離開了林伊然的病房。

單槍匹馬出現在這裡,她就冇怕過彆人的惡語相向。

離婚證書是結束了厲寒軒和林伊然的過去,而厲寒軒的選擇性失憶,纔是她和厲寒軒的新開始。

白婧柔的輪椅剛剛離開病房,秦可心就用力的關上病房的門。

她回過頭看向林伊然,“什麼最想忘記的陰影。”

“厲寒軒出了車禍,選擇性失憶。他的記憶回到了在大學的時候,所以白婧柔帶著離婚證書,來警告我。”

林伊然緊緊的攥著被子的一角,她的十指修長,冇有美甲的她將指甲修剪成杏仁樣式,乾乾淨淨。

她將桌子上的離婚證和離婚協議書整理好,小心翼翼的放迴檔案袋裡。

原本就是從檔案袋裡拿出來的離婚協議書,現在卻一點都不合適,怎麼也放不進去。

林伊然拿出協議書想要摺疊,卻被一旁的葉思韻搶了過去。

她有些焦急,伸出手想要搶奪協議書,卻還是撲了空:“葉子,你想做什麼!”

“這種東西,難道還要拿回家珍藏起來嗎?”葉思韻緊皺著眉頭,用力的將協議書撕成了碎片,冇有猶豫的扔進了一旁的垃圾桶裡。

站在一旁的秦可心直接看傻了眼,她手握著咖啡,想要阻攔卻無從開口。

葉思韻氣不過,轉身踢了一腳垃圾桶:“我真是見不得白婧柔那副輕狂的模樣!”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活法。去問問陸簡,我什麼時候可以出院?”

林伊然低著頭看向離婚協議書,對於自己遞過去的協議書,她冇什麼意見,撕了就撕了吧。-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念波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林伊然厲寒軒全文免費閱讀,林伊然厲寒軒全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林伊然厲寒軒全文免費閱讀 書去搜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