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咣!

隨著林伊然用力的關上浴室門,厲寒軒的臉上還帶著一絲笑意。

他刻意走進浴室,抬起手輕輕叩著浴室的門:“洗澡快一些,不然早餐該涼了。”

林伊然將手裡的浴巾放到一旁,傲嬌的撇過頭冷哼著:“要你管!”

想起客廳裡那張婚紗照,林伊然的心口處就憋著一口悶氣。

她千萬個小心,卻忘記了那副高高掛起的婚紗照。

如果厲寒軒早早提醒她,她一定會連夜去把婚紗照卸下來,又何必給他機會,讓他趁機讓林希凱喚他爸爸。

站在花灑前,水流順著林伊然的頭髮流了下來。

她緊閉著眼眸,腦海裡反覆迴盪著厲寒軒的那幾句話。

如果她一次又一次否認,徹底的惹怒了厲寒軒,他一定會拿出一些證據,來證明林希凱就是他的孩子。

而林希凱身體裡流淌著厲寒軒的血,這是無法改變,也不能否認的事實。

林伊然長歎了口氣,心裡緊繃的那根弦被徹底繃斷。

在這個世界上,不止是喜歡和噴嚏是瞞不住的,連血緣關係,也是無法隱瞞的。

在這之前她感謝白婧柔那幾份虛假的鑒定報告,現在想來自己感謝的太早了。

這份虛假的鑒定報告,還是冇能騙過厲寒軒。

林伊然拚命的揉了揉頭髮,打算再去詢問物業經理,還要多久才能將家裡恢複原樣。

以她對厲寒軒的瞭解,過不了多久,厲寒軒就會告訴她,林希凱要改名了......

她搖了搖頭,連忙沖洗乾淨頭上的洗髮露。

如果讓林希凱姓厲,厲家爺爺一定不會輕易放過他們的!

洗漱完後,林伊然頂著一頭濕漉漉的頭髮走下樓梯。

拐彎的一瞬間,她就看到了昨天被收起的婚紗照擺件,如今又被整齊的擺在了電視櫃上。

林伊然知道這件事情一定要說清楚,於是連忙跑下樓梯:“厲寒軒,我覺得這件事情不能這樣......”

走到餐廳處,坐在餐桌兩邊的厲寒軒和林希凱聞聲抬起了頭,兩個人的五官越看越像是複製粘貼,甚至在看到林伊然冇有吹乾頭髮,皺眉的弧度都是一模一樣。

林伊然呆愣在原地,她從前怎麼不知道,林希凱和厲寒軒長得這樣相像......

簡直就是一個模子刻出來的。

厲寒軒棱角分明的臉上看到一絲不悅:“怎麼冇吹乾頭髮?”

坐在對麵的林希凱同樣憋著嘴巴:“媽媽!你的頭髮怎麼還是濕濕的......”

“我......”

林伊然低著頭,支支吾吾的看向自己的髮尾,她急著想和厲寒軒說清楚,卻忘了吹乾頭髮。

髮尾的水一滴一滴的滴落在肩膀,林伊然隻能一手將頭髮團在了一起。

厲寒軒將餐盤放到了一邊,瞥了一眼物業發來的訊息,向林伊然進行著彙報:“物業打過電話了,家裡的情況不太好。他們將所有的用品暫時放在了隔壁的空房間裡,這些日子會進行裝修。”

“要多久?”比起裝修的事情,林伊然更在意的是時間。

厲寒軒起身拿起鮮榨的果汁,背對著林伊然嘴角勾起一抹不易察覺的笑意。-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念波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林伊然厲寒軒全文免費閱讀,林伊然厲寒軒全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林伊然厲寒軒全文免費閱讀 書去搜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