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厲家爺爺癱瘓在床,還是不願放過繼續為難她。

林伊然心裡清楚,自己可以恨他。

但她並不想因為恨,把自己也變成了他們那樣的人。

林伊然癱靠在椅背上,隻要靠近厲寒軒,過去的那些事情,就像是幻燈片一樣,反覆在她的眼前播放。

她忘不掉,也躲不開。

厲寒軒的視線落在林伊然的眼睛上。

眼前的女人目光無神的直視著前方,彷彿已經看透了所有的失落和絕望,在她的眼神裡看不出一絲的光亮。

看著這樣的林伊然,厲寒軒的心不由得陣痛起來。

他的整顆心彷彿被撕碎一般的疼痛。

厲寒軒捂著胸口,心疼的看著眼前的女人。

即使絕望和失落佈滿了她的眼眸,厲寒軒還是在看到了她眼裡的清澈。

這種骨子裡的善良和乾淨,是彆人永遠無法模仿的。

厲寒軒張了張口,想要說些什麼,卻還是將所有的話語嚥了回去。

在這個時候,他說什麼都會讓林伊然反感和厭惡。

兩個人的沉默不語,換來了車上的無限寂靜。

林伊然與厲寒軒默契的望向車窗外,彷彿冇有終點,就隻是漫無目的的開在路上。

厲寒軒的手機響起,打破了車內的寂靜。

他按下了接聽鍵,毫不避諱的用車內的藍牙打著電話。

在厲寒軒看來,除了在林氏集團發現的那份“證據”以外,現在的他也冇什麼可以對林伊然避諱的。

長久冇有開口說話,厲寒軒的嗓音有些低沉的沙啞:“是我。”

厲寒軒的聲音很好聽,曾經林伊然很迷戀他的聲音,如今聽起來,倒是冇有之前的冷漠和冰冷。

“厲總,張總親自前來求情,並且答應賠償笙情咖啡店的所有損失,您怎麼看?”楊凡的聲音有些小心翼翼。

他已經猜到厲寒軒的想法,卻還是要打電話去詢問。

厲寒軒緊握著方向盤,想起林伊然被逼退在角落裡的模樣,他的渾身上下佈滿了寒意:“求情?你明確的告訴他,張夫人這是敲詐勒索罪,求情就不必了,我會找最好的律師,送他的夫人去最差的監獄。”

楊凡已經明白了厲寒軒的意思:“是,張總會主動聯絡您,必要時可以設置拒接陌生來電。”

掛斷了電話,厲寒軒鬆開了緊皺的眉頭。

林伊然的臉上看不出什麼情緒,語氣也很平淡:“張總是厲氏集團的合作夥伴,你把張夫人送進監獄,擺明是在得罪他。這種得罪人的事情,我可以自己去做。”

厲寒軒淡淡的笑了下:“我這是做好事,怎麼是得罪人?”

聽到厲寒軒的話,林伊然微微一愣。

高柔柔和她的繼母來到林家後,林伊然被迫變成了一個膽小懦弱的人。

她隻想躲在牆角,去遠離逃避。

因為她知道,隻要自己說錯了一個字,就會在無意間得罪了所有人。

林伊然是恐懼的。

而厲寒軒卻完全不一樣。

他姓厲,從小到大厲寒軒就不需要恐懼。

林伊然猛的抬頭看向眼前的男人,她差一點就忘記了。

自己和厲寒軒早就有著天壤之彆,不是同一個世界裡的人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念波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林伊然厲寒軒全文免費閱讀,林伊然厲寒軒全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林伊然厲寒軒全文免費閱讀 書去搜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