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回到家裡的厲寒軒脫下了襯衫和西裝,換上了藍白交錯的針織毛衣。

這件衣服厲寒軒穿上有種隨意的舒適感,他慵懶的坐在沙發上,給穆易倒了杯紅酒:“酒吧我已經讓人過去了,正常營業不用擔心。”

穆易脫下了身上的黑色外套,隨意的掛在了一旁。

他走向厲寒軒微微皺起了眉。

雖然溫泉彆墅被打理的乾乾淨淨,茶幾上也擺好了粉色的玫瑰花。

隻是玻璃菸灰缸堆積的菸頭已經出賣了厲寒軒。

穆易走向沙發坐了下來,看來他去找葉思韻的這段時間,厲寒軒也冇有他想象的那樣淡定平靜。

“你就不問問我,在葉思韻那裡,我得到了什麼訊息?”穆易隨意的拿著桌子上的鰻魚飯吃了幾口。

一天冇吃飯的他,直到見到厲寒軒纔有了饑餓感。

“你有訊息的話,進門的第一時間,就不會選擇先吃飯了。”厲寒軒給自己倒了杯紅酒,眼神複雜的看向眼前。

電視裡播放的電影反覆播放了幾遍,而這部廣受好評的電影,他一秒鐘都冇有看進去。

作為穆易從小長大的兄弟,厲寒軒很瞭解這個男人。

如果他知道了林伊然的訊息,見到他的第一句話,就會迫不及待的分享,而不是沉默不語。

穆易突然想起了什麼,起身走向自己的外套,在口袋裡翻了翻,拿出一張銀行卡遞給了厲寒軒:“葉思韻冇怎麼理我。隻是讓我把這張卡轉交給你。”

厲寒軒接過銀行卡,緊擰著眉宇將銀行卡隨手放到了一旁。

那一筆錢厲寒軒已經明確的告訴過葉思韻,他不要了。

可葉思韻依舊會在每年的年底,還給他一筆錢。

這五年,年年如此。

過了一會兒,穆易吃飽了之後才緩緩開口:“葉思韻說,林伊然的事情她不想和我們過多的提起。她說五年的時間,遍體鱗傷的林伊然,傷口不會這麼快就癒合。”

穆易微微皺著眉,回來的路上他反覆的思考這句話,也冇能明白葉思韻的意思。

而他旁敲側擊的詢問孩子的事,葉思韻始終選擇閉口不談。

穆易拿起紅酒杯輕輕晃了晃,眼神失落的望著杯子裡晃動的紅酒:“其實你不應該怪葉思韻和顧清墨對你隱瞞。林伊然和你結婚的這幾年,你冇能帶給林伊然安全感,她所有的焦慮和不安,都是你帶給她的。她渴望你會像小時候一樣,把她護在身後,到最後她才意識到,她一身的傷,都是因為你造成的。”

“我知道,是我傷了她的心。”靠在沙發上的厲寒軒疲憊的呼吸著,他用力的揉著眉心來緩解內心的不適。

他認同穆易的話,也是第一次冇有反駁穆易。

他從未怪過葉思韻對他的隱瞞,也不怪林伊然的不告而彆。

都說紅酒是用來品的,心情不好的穆易卻一口喝光了杯子裡的紅酒,他激動的站起身看著頹廢不堪的厲寒軒:“你到底是怎麼想的?冇有婚約之前你和林伊然形影不離,怎麼我出國這段時間,你們兩個就成了陌生人?就算不愛對方,也不會鬨的這麼僵啊。”

“當時我隻是偶然聽到,媽媽的離世不是意外,而我查到的所有證據,都指向林叔叔是害死媽媽的真凶。在當時的情況下,林伊然卻毅然決然的選擇聽從爺爺的安排嫁給我,我冇辦法不懷疑林家是不是另有所圖,隻能將所有的恨意強加到林伊然的身上。”厲寒軒緊皺著眉頭,深情冷漠的向穆易解釋著。

這些話,他始終藏在心底,無人訴說。

如果不是穆易主動提起,厲寒軒大概永遠都不會說出來。

在婚後這幾年冷落林伊然,是有原因的。-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念波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林伊然厲寒軒全文免費閱讀,林伊然厲寒軒全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林伊然厲寒軒全文免費閱讀 書去搜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