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林伊然右手顫抖著拿起麵前的照片,她勉強的扯起嘴角,有些自嘲的笑了笑。

想起這三年厲寒軒對她的態度,也真是諷刺。

天真的林伊然以為隻要自己足夠愛他,他就會多看她一眼,甚至會愛上她。

原來她林伊然纔是最大的笑話......

在厲家眾人麵前,林伊然不過是厲寒軒的棋子。

厲寒軒當著厲家老爺子的麵,和她假裝恩愛,對林伊然照顧的是無微不至,連林伊然自己,都差一點陷入這虛假的感動中。

原來他的心裡一直都有這個女人。

白婧柔。

真是諷刺,她連個替代品都不是......

“誰讓你進我房間的。”

厲寒軒突如其來的聲音讓林伊然毛骨悚然,她手上的動作微微頓了頓,照片瞬間滑落在地上。

林伊然迅速的蹲在地上撿起了照片,忙把照片放回了原位。

她始終低著頭,想要馬上離開這個不屬於她的房間。

厲寒軒緊緊的攥住林伊然的手腕,他掃了一眼桌子上的照片,再看向林伊然時,眼神冷漠的讓人恐懼。

外人都說厲寒軒是個溫柔的人,他看向自己喜歡的人,眼底裡會滿是溫柔。

林伊然膽怯的縮在一旁,她和厲寒軒在一起這三年,從未感受到厲寒軒的溫柔。

“對不起。”

林伊然抿了抿嘴唇,淡淡的說道。

對不起這三個字,她對厲寒軒說過太多次了。

“林伊然,希望你能擺正你自己的位置......”

厲寒軒麵色微冷的鬆開了手,他走進臥室,把照片放進了抽屜裡。

抽屜裡還有幾張照片,厲寒軒關抽屜的速度很快,林伊然什麼都冇有看到。

厲寒軒的眼眸裡滿是冷漠,他看到膽怯的縮在一旁的林伊然不為所動。

林伊然緩緩的抬起頭,她強裝著堅強,眼眶卻有些泛紅,可她還是微微勾起一抹微笑:“我知道,我以後都不會再進來的,你放心。”

林伊然慢慢的退後,直到退出房間,她才深吸了一口氣,努力的讓自己平靜下來。

可眼淚卻還是不爭氣的順著眼角流了下來。

擺正自己的位置。

這句話聽起來隻剩下可笑。

厲寒軒走的匆忙,餐桌上的早餐他連看都冇有看一眼,也冇有再和林伊然說過一句話。

林伊然走到門口,看著玄關處的櫃子上放著一個檔案夾,想來也是厲寒軒忘記拿走了。

她並不想再觸碰厲寒軒的東西,可是看到這份被厲寒軒遺落下來的檔案,她心裡突然有了不好的預感。

打開檔案後,第一頁檔案上的幾個大字,林伊然震驚到雙手有些顫抖。

離婚協議書。

厲寒軒是想和她離婚了......

原來那張照片和這份離婚協議書是配套的......

她慌亂的走向冰箱,卻發現冰箱裡所有的酒都已不見。

“明明還有的啊......”

林伊然不停的翻著冰箱,她把冰箱裡的所有東西都拿出來放到了地上,卻始終冇有找到酒。

成年人的崩潰往往就在這一瞬間。

她順著冰箱一點點的滑落下來,眼裡滿是淚水,眼前的一切在她的視線裡,早已模糊不清。

林伊然放肆大聲的哭著,彷彿把這三年所有的容忍和委屈都哭訴了出來。

無論厲寒軒對她多麼冷淡,她都冇有像現在這樣難過。

本以為她會和厲寒軒一直在一起,本以為她隻要乖乖聽話,不吵不鬨就能得到厲寒軒的愛。

她已經愛的那樣卑微了。

可厲寒軒還是說不要,就不要她了。

林伊然現在的心裡很亂,她想喝酒,現在的她隻想讓自己醉的昏昏沉沉,來忘卻厲寒軒帶給她的痛苦。

隻要喝醉了,她就不會那麼清楚的記得那張合照,也不會記得那份離婚協議書。

林伊然步行了不到五分鐘,就來到了家附近的進口超市,今天超市裡的人不多,冇有了往日的擁擠,林伊然推著購物車直奔啤酒區域。

啤酒區域前麵擺了一排的紅酒,在一旁的顧客和店員突然廝打在一起,他們像是恨透了對方一般,不停的拽著對方的頭髮。

林伊然的反應都有些慢半拍,她連連後退了兩步。

善良的她想要去勸架,結果購物車不小心撞翻了所有的紅酒,一秒鐘之後就聽到了玻璃瓶子摔在地上的聲音。

剛剛廝打在一起的兩個人手上的動作頓了頓,他們起身看向林伊然,還有那碎了一地的紅酒。

“和我們沒關係!是你撞倒的!”

長頭髮的顧客連連撇清自己的關係,拿著甩落在一旁的揹包急匆匆的離開了。

林伊然低著頭看著一地的玻璃碎片,她的白色鞋子早已被紅酒染透,她輕歎了口氣,四處打量著,等待著超市的工作人員來找她賠償。

林伊然的目光很快停留在了對麵的零食區域。

厲寒軒推著購物車停在那,他緊擰著眉宇,眼裡滿是嫌棄的看向林伊然。

眼裡藏不住的厭惡,更不會有想要來幫林伊然緩解尷尬的打算。

林伊然抿了抿嘴,她微垂著眼眸有些委屈,再次抬起眼眸時卻發現,原來厲寒軒不是自己來的。

在他身旁有一個短髮模樣的女人,穿著一身白色西裝,隻是一眼看過去,就知道她是個很乾練的女人。

和林伊然不一樣。

短髮女人拿著一盒巧克力放進了購物車裡,她臉上滿是笑意的和厲寒軒說著什麼,直到發現厲寒軒的眼神直勾勾的盯著前方。

一直背對著林伊然的短髮女人,似乎有了警覺,轉身看向林伊然。

白婧柔。

林伊然一眼就認出了她。

她和照片裡的短髮女人一模一樣。

三年了,白婧柔的那張臉竟然冇有絲毫的改變,反倒是多了些成熟女人的知性嫵媚。

林伊然死命的咬著嘴唇,她不能在這兩個人的麵前哭出來。

即使她已經感受到了厲寒軒的冷漠。

林伊然的心痛的有一絲抽搐,她努力的調整好自己的情緒,在圍觀的路人指指點點下,和超市的工作人員去協商賠償事宜。

和厲寒軒擦肩而過,林伊然冇有說一句話。

林伊然自嘲的笑了笑,她和厲寒軒不像是結婚三年的夫妻,倒像是陌生人。

“寒軒,她該不會就是那個落魄的林家千金,林伊然吧?”

站在厲寒軒旁邊的白婧柔終於開了口,她有些嫌棄的抬起手指擋在鼻尖。

林伊然身上的紅酒味太濃了些,她眼神裡滿是嫌棄的瞥了一眼林伊然。

厲寒軒緊擰著眉宇,推著購物車繞過了紅酒區域,圍觀的人們早已散去。

這一地的玻璃碎片,還在提醒著他們,剛剛發生的一切都是真實的。

厲寒軒已經懶得隱藏自己臉上的不悅,還在催促著白婧柔:“走吧,她自己能處理好這一切。”-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念波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林伊然厲寒軒全文免費閱讀,林伊然厲寒軒全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林伊然厲寒軒全文免費閱讀 書去搜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