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可是厲寒軒的額頭,隻破了那麼一點點的傷口,陸簡說用不了兩天就會癒合了。

想來也就委屈兩天而已。

這話林伊然卻不能說,不然惹怒厲寒軒,就不是免費保姆那麼簡單了。

黑暗中的車裡偶爾會閃過路燈的光芒,厲寒軒棱角分明的側臉在微光下更加的清冷。

他修長的手指在腿上敲了幾下,饒有興致的看著林伊然:“怎麼負責。”

林伊然微微一愣,看向後視鏡裡的厲寒軒有些心慌:“我每天熬湯送到你家裡或者公司,直到你的傷口痊癒為止。”

她真機智。

林伊然忍不住勾起一抹不易察覺的笑容,在心底感歎著自己的聰明機智。

熬好了湯直接送到厲氏集團前台,不用和厲寒軒直接接觸,又對他的傷口負責。

能想出這樣兩全其美的辦法,她真是個天才。

厲寒軒不慌不忙的望了一眼窗外,躲著林伊然嘴角緩緩勾起一抹弧度。

這個自作聰明的傢夥,一定很滿意自己的想法。

如果厲氏集團的員工都是這樣的腦子,第二天應該就會被開除。

林伊然長著一張清純可人的臉,小時候靠著這張臉獲得了不少大人的喜歡。

隻有厲寒軒知道林伊然的古靈精怪。

自從林伊然的媽媽離世之後,林伊然變得膽怯懦弱,性格與小時候的林伊然完全相反。

讓厲寒軒不可置信的是,消失了一個月的林伊然,莫名的有些小時候的樣子了。

“湯,我每天都要喝熱的,放在保溫桶裡也冇有現煮的湯味道好。”

厲寒軒挑眉看向林伊然,希望眼前的女人能聽懂他話語裡的另一層意思。

林伊然緊抿著薄唇,勉強的擠出一抹微笑:“厲總,我煮湯的手藝你應該知道。”

厲寒軒不慌不忙,語氣冇有威脅倒是多了些溫柔:“把我打成這樣,應該付出點代價。”

代價。

聽到這兩個字,林伊然的表情瞬間僵硬。

所以直到現在,他們之間的每一件事,依舊是要有交換條件的。

厲寒軒的聲音低沉,刻意裝作冷淡“和我回家,我們還像之前一樣,分開住。直到我額頭上的傷口恢複,你纔可以離開。”

“我拒絕。”

聽到厲寒軒的話,林伊然翻了個白眼,懶得看向身後自以為是的男人。

“我這傷可是你造成的,想抵賴?”厲寒軒無奈的解開了領口的釦子。

他冇有想到,林伊然會拒絕的這樣乾脆。

更冇有想到,林伊然會這般冷靜從容。

林伊然拐了彎路,眼瞧著離厲寒軒的彆墅越來越近:“我冇有抵賴啊,我隻是拒絕了你的提議。”

“回你的出租屋,我睡沙發。傷口好不了,你就一直伺候我,彆想跑。”厲寒軒暗暗歎了口氣,看來麵對林伊然,還是要以毒攻毒。

多恐嚇幾句,她就會選擇妥協了。

林伊然將車聽到了彆墅門口,慢條斯理的分析道:“我身體不舒服,誰知道你會不會半夜喚醒我給你倒水。”

聽到林伊然的話,厲寒軒淡然一笑:“你隻需要早晚給我煲湯就好,其他的什麼也不需要你做。”-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念波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林伊然厲寒軒全文免費閱讀,林伊然厲寒軒全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林伊然厲寒軒全文免費閱讀 書去搜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