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厲寒軒出現的那一刻,林伊然彷彿看到了小時候的他。

那個時候的厲寒軒把她當成妹妹,時刻將小小的林伊然護在身邊。

小小的林伊然對厲寒軒滿是崇拜,她把厲寒軒當成了自己的光,是可以把自己拯救出水火之中的超級英雄。

今天的厲寒軒也是如此。

林伊然需要他的時候,他一定會出現。

想起剛剛發生的一切,林伊然還陷在驚魂未定之中,她依靠在黑色的椅背上,半眯著眼眸。

林伊然不敢完全的閉上眼睛,剛剛那一幕幕的驚心動魄,像是幻燈片一樣在她腦海裡反覆播放。

林伊然自認為自己也算是見過大風大浪的人。

可這一次,她是真的害怕了。

從前衣食無憂的林大小姐,一瞬間落魄到要一家人搬去出租屋住,麵對熟人的冷嘲熱諷,她知世故而不世故,曆圓滑而彌天真。

麵對這些人依舊她依舊天真善良,笑對人生。

就連厲家老爺子都說,他見過多少個破產的家庭。

不是老闆瘋了,就是兒女們養尊處優慣了,接受不了破產帶來的落魄貧窮,最後選擇自殺。

而林伊然,是他見到的最特彆的一個。

她可以是林家的林大小姐,也可以是貧窮人家的林伊然。

林伊然微微睜開眼眸看向厲寒軒,聲音很輕,也冇有想著厲寒軒回給她迴應:“你是怎麼知道,我在天臨酒店的......”

“你刷著我的卡,到哪裡自然會有提醒。”

厲寒軒一如既往的冷淡,卻破天荒的給了林伊然迴應。

他不耐煩的皺起了眉,拿出在一旁響個不停的手機。

修長的手指在螢幕上劃了兩下,手機瞬間安靜了。

林伊然從包裡拿出厲寒軒的那張卡,她差一點都忘了。

結婚這三年,她像是個傀儡一般,完全冇有了生活能力,她連買一個冰淇淋都要刷厲寒軒給她的卡。

這麼多年她去哪兒消費,買了什麼東西,厲寒軒都是一清二楚。

厲寒軒抬起眼眸瞥了一眼坐在後座的林伊然,想要繼續說話的林伊然微微頓了頓,識趣的閉上了嘴。

她緊握著這張已經可以“定位”的卡,失落的望向窗外,自己是有多天真,厲寒軒碰巧在天臨酒店,不想厲家的名聲被侮辱纔會選擇救她......

可她卻天真的以為,厲寒軒不顧一切的跑來救她,還差一點被厲寒軒感動,想收回和厲寒軒離婚的想法。

林伊然自嘲的笑了笑,厲寒軒對她的冷漠和厭惡,她已經無力改變了。

也許經過這件事情,厲寒軒對她也會有了一些嫌惡吧。

林伊然低著頭抿了抿唇,她看著手裡的手機,現在隻想讓當年那個維修工早日出現,查出高博興撞死厲媽媽的罪證。

林伊然卻不成想,原來在這背後,還有一個大陰謀。

厲寒軒一聲不吭的將林伊然送回了家,還冇等林伊然開口說話,厲寒軒的車就消失在了林伊然的視線範圍裡。

林伊然回家的第一件事就是進了浴室,她拚命的洗澡,洗了很多遍。

儘管她一身清白,想來那個場景她依然覺得噁心反胃。

換上了一身乾淨的睡衣,林伊然伸出手擦掉了鏡子的霧氣,她看著鏡子裡的自己,眼淚不受控製的潸然淚下。

林伊然知道,眼淚流儘的時候,留下的纔是堅強。

還好厲寒軒出現的及時,如果他再晚來一分鐘,也許林伊然會選擇縱身躍下,力保清白。

隻有林伊然自己知道,在厲寒軒出現的那一刻,她多想抱抱厲寒軒,向他訴說自己的恐懼和委屈......

那時驚慌失措的林伊然還是有些理智,她知道自己在厲寒軒麵前做什麼,都是冇有資格的。

她隻能強忍著自己的恐懼,讓自己更加理智的去麵對厲寒軒。

房間裡安靜無聲,林伊然隻是呆愣楞的站在客廳正中央。

手機在一旁不停的閃爍著,將若有所思的林伊然喚醒。

林伊然拿起手機,螢幕上的鞏梅梅三個大字,讓她討厭。

林伊然清楚的知道鞏梅梅為何打來電話,她劃過接聽鍵,聲音低沉:“什麼事。”

“你把柔柔怎麼樣了!為什麼警察給我打電話,說要拘留她,還要對她提起訴訟!”

鞏梅梅一如既往的霸道,她質問著林伊然,彷彿是林伊然的錯。

“或許,你應該去問問高柔柔的親生父親?”林伊然語氣平靜,她冷著一臉臉,冷哼了一聲:“我忘了,高博興也在裡麵呢。”

電話那頭的鞏梅梅似乎被林伊然氣的抓狂,她不停的在電話裡辱罵著林伊然。

就像她剛剛搬進林家時一樣,她指著小小的林伊然,嘴裡說出來的每一個字都是臟字。

這麼多年,她依舊如此。

“高柔柔和高博興是厲寒軒親自送進警局的。他們要為自己做過的愚蠢的事情付出代價!從今天開始,你彆想再從厲寒軒的手裡,拿到一分錢......”

林伊然冇有猶豫,她的話語讓還在辱罵林伊然的鞏梅梅,瞬間閉上了嘴。

現在看來,鞏梅梅在意的並不是這一家人的感情,她在一起的除了錢,就隻有錢......

鞏梅梅微微控製了自己的情緒,她收起了剛剛的咄咄逼人:“林伊然,我們是你的家人,高柔柔是你的姐姐,你非要把事情做的這麼絕嗎?”

“高柔柔和高博興對我做了什麼,你心裡比誰都清楚。你們無視法律的存在,可不隻是在裡麵待十五天那麼簡單。十五天之後,我要讓他們繼續留在裡麵,從十五天變成十五年!”

林伊然把電話掛斷扔在了沙發上。

她惡狠狠的盯著不停閃爍的手機螢幕。

鞏梅梅不死心的打了一個又一個電話,發了一條又一條的訊息。

她以為林伊然一如從前的軟弱,卻不知道,經過這一次,林伊然不想再忍耐了。

林伊然坐在沙發上,當初她以為鞏梅梅帶著高柔柔嫁到林家,是真心想和自己的父親生活一輩子的。

所以林伊然一直在儘量的滿足鞏梅梅的要求,哪怕她不停的要錢。

因為林伊然知道,鞏梅梅嫁進林家冇幾年,林家就破產了,給她們花錢,也算是一種賠償。

現在看來,鞏梅梅嫁到林家是有自己的目的,她是在利用林伊然和她的父親。-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念波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林伊然厲寒軒全文免費閱讀,林伊然厲寒軒全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林伊然厲寒軒全文免費閱讀 書去搜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