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讓這兩個同父異母的姐妹互相殘殺,白婧柔才能在後麵坐享漁翁之利。

白婧柔拿起桌子上的筆轉了轉,“厲氏集團送來的案件你們都進行分析了嗎?”

秘書將地上的古董碎片撿拾起來扔進了垃圾桶。

她緩緩的站起來說道,“已經安排幾個律師進行了分析。他們都有足夠的信心能夠拿下這幾個案子。隻是厲家老董事長要查厲氏集團的案件,我們要把這個給他嗎?”

秘書的話讓白婧柔陷入了沉思。

她用力的握了握手裡的筆,眼神暗了幾分。

既然已經答應了厲肖南將這幾個案子深藏,她就不能拿這些案子去給厲家爺爺看。

思考了半晌,白婧柔纔開口,“彆給他看。這幾個案子,也彆讓彆人知道,到此為止。”

“是,我知道了。”秘書轉身要離開,突然想起來什麼,又退了回來,“我已經聯絡到黎主任了,您看看要在什麼地方見他?”

提起成事不足敗事有餘的黎主任,白婧柔的眸光多了些厭惡,“隨便找個茶樓,告訴他要在一個小時內到達茶樓。一個小時之後看不到他,讓他後果自負。”

看到秘書離開,白婧柔才起身走向輪椅。

她坐在輪椅上,將毯子輕輕的蓋在了腿上。

這個癱瘓她還要再裝一段時日。

至少厲寒軒失憶的這段時間,她不能完好無損的站起來。

不然厲寒軒對她的那一絲同情,也不會再有了。

準備離開前往茶樓的白婧柔頓了頓,她後退了輪椅,又將辦公室的門關緊。

高柔柔竟然還站在律師事務所的門口。

在事務所門口的高柔柔遲遲未動。

她的視線直勾勾的看著前方,臉色慘白,身體微微晃動,好像下一秒就要摔倒一般。

高柔柔抬起手擋在了眼前。

透過指縫看到的陽光依舊刺眼。

她自嘲的勾起唇角,有氣無力道,“是報應吧......當初我對林伊然所做的一切,是真的會遭報應的......”

想起自己剛進林家,就搶走了林伊然的房間,拿走了她的服裝和飾品。

就連她媽媽送給她的東西,自己也冇有放過。

她和媽媽絕情的讓林伊然吃腐爛的食物,趁林父不在家,對林伊然打罵侮辱,甚至連飯都不讓她吃。

高柔柔緊緊的閉上了眼睛,當初自己親自殺死那隻兔子的場景還曆曆在目。

她隻顧著讓林伊然為了死去的兔子傷心難過,卻忘了那也是一條無辜的生命。

是她,把活潑開朗的林伊然變成了膽怯懦弱。

也是她,讓林伊然失去了肚子裡的孩子。

高柔柔怔怔的看著前方,已經將現在發生的一切,都歸到了自己的報應。

她狠狠地咬著嘴唇,直到感覺到了血腥味。

坐在輪椅上的白婧柔目不轉睛的看著高柔柔。

她的一舉一動都讓白婧柔極其反感。

高柔柔想要嫁入豪門,讓她再一次找到了高柔柔的弱點。

之前的她是弱者,卑微到低聲下氣的乞求高柔柔的幫助。

現在的她高高在上,不需要對於這些人卑微乞求。

對於遲遲不離開的高柔柔,白婧柔也不再容忍,對著前台招了招手,語氣冷漠的讓人心寒,“讓保安把她攆走。”-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念波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林伊然厲寒軒全文免費閱讀,林伊然厲寒軒全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林伊然厲寒軒全文免費閱讀 書去搜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