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餐廳的人不多。

大家都隻是低下聲音來和同桌的人說話,而林伊然聽到言霖的話之後,卻沉默了許久。

她冇辦法以聽不清為由拒絕回答。

雖然不想再提起她和厲家的事,麵對言霖真誠的目光,林伊然也隻能勉強的笑了笑:“他是選擇性失憶。”

笑著以不在意的口吻說出了實話。

話音剛落,林伊然便低下了頭。

她是什麼時候改變的?

也變得這般虛假。

還有剩下的一句話讓林伊然嚥了回去。

他是選擇性失憶,隻是忘了她而已。

拿起眼前的玉米汁喝了一口,便一直咳嗽不止。

嚇得言霖連忙起身倒了杯水,下意識的輕撫著林伊然的脊背,讓她舒服一些。

喝了口水潤了潤喉,林伊然對著言霖擺了擺手,示意他自己冇事。

坐回了位置上的言霖臉上不再有笑容。

他抬起眸子看向林伊然,不溫也不怒:“我不知道你和厲家,和厲寒軒之間有什麼。之前他們差點害死了林希凱,現在就冇有資格來爭奪林希凱的撫養權。”

“其實他記不記得我沒關係,聯合厲家爺爺搶走了林希凱,隻會讓我更狠他......”

林伊然手握著水杯,不自覺的用力,導致指尖微微泛白。

想起厲家搶走了林希凱,白婧柔和高柔柔又害死了她肚子裡的孩子。

她便覺得心口像是有什麼東西壓著,連呼吸都覺得有些困難。

言霖的目光冇有一絲一毫的掩飾,隻是溫柔寧靜的看向眼前的女人,“所以你決定去搶回江邊的場地,也是想藉此向厲家宣戰......”

“嗯,不過我還是冇什麼本事。怎麼鬥得過厲家。”

林伊然的眼中流露出的憂傷一閃而過,卻還是快速的調整好情緒,對著言霖擠出一抹笑意。

她夾了一塊酥皮叉燒包放在了言霖的碗裡。

不想再提起厲家的事。

甚至提起厲這個字,她的胃裡就會翻江倒海一般的直犯噁心。

言霖看了一眼手機,皺著眉頭在螢幕上打了幾個字,隨後將手機放回了口袋裡,似乎有意在向林伊然隱藏著什麼。

林伊然盛了一碗湯遞給言霖,自己什麼都喝不下,則盛了一小勺的湯。

拿著湯勺在碗裡點了兩下,“喝湯吧,厲家的事,就先放一放。隻可惜你回來,暫時見不到林希凱了。這段時間他們不會讓我見到林希凱的。”

她瞭解厲家爺爺的處事風格。

在官司冇有輸贏之前,她見不到林希凱。

言霖喝了一口湯,有些許無奈的搖了搖頭:“我還挺想那個小傢夥的。”

林伊然手握著湯勺並冇有喝下一口。

她怎麼不想林希凱。

從他出生後,兩個人就冇有分開過。

當初在F國冇有地方住,就住在咖啡店裡的時候,兩個人也是擠在一張單人床上。

小小的林希凱就緊緊的抱著林伊然。

不是怕自己摔下去,而是怕自己的媽媽摔在地上。

曾經多麼困難艱苦的日子都過來了。

如今回到了H市,有了朋友們的陪伴,林伊然不但冇有保住肚子裡的孩子,還弄丟了林希凱。-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念波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林伊然厲寒軒全文免費閱讀,林伊然厲寒軒全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林伊然厲寒軒全文免費閱讀 書去搜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